上週四,寬比班上由於四個小朋友感染腸病毒,停課一週,只好讓寬比到保姆家去玩了幾天。
 
這四個小朋友,一個是寬比那一組的,其他三個為另一組,據說座位剛好在一塊兒,全是女生;老師說其實座位中間還有一位男生,但小男孩完全沒事,病毒跳過了他,感染了另一邊的二位女生。(還真奇,是都沒人想跟他玩,還是病毒不喜歡男的啊?)
 
雖說好端端的停課一週,對爸媽而言簡直是晴天霹靂,但為了不讓病情擴散造成群聚感染,我們也是強忍著淚贊成停課啦 (總不能硬擠到別班吧)。講到這個,就不得不稱讚寬比的幼稚園,由於是公辦民營,且就位在台北市社會局樓下,所以疫情通報標準化,絕無隱匿不報之事,這點從上次寬比得腸病毒,八點多打電話去學校告知,十點多我就接到衛生局電話可為明證。
 
由於寬比一點症狀也沒有,平日也不甚喜愛妹妹的玩具 (搶東西的時候例外),所以我並不擔心,倒是保姆那邊的另一對小孩比較讓我介意。
 
保姆那邊跟寬比同期有個小男孩A,寬比去幼稚園後,他也去唸了,不過跟我們不同間,唸得是標榜美語教學的連鎖幼稚園;平日A上完課,下午四點多會由保姆接回家,吃過晚飯直到八點多,才由父母帶回去。上週A的幼稚園突然停課一天消毒 (據說是利用星期六、日、一,所以不用停到三天,學校只要休息一天),當時我就覺得頗為詭異,沒事的話突然消什麼毒呢? 果然沒幾天,A就高燒在家休息了,據說就是咽 (腸病毒症狀的一種,手足無紅點,只有咽喉有水泡破洞)

A的妹妹B (3) 則是全天待在保姆家。小女孩B也是個恰北北,被我看到好幾次,保姆抱妹比喝奶的時候她故意來打她頭,還有就是我們抱著妹比的時候,她也會跑來不停的要拉妹比的腳保姆當然是有不斷的喝止她啦! 不過她個性執拗,根本就講不聽,而且是別人家的小孩,所以我們也不好大聲罵她什麼。
 
前天聽說,B因為高燒也診斷出咽炎了,我還跟老林碎碎唸了一下,說那個A的幼稚園一定是早有腸病毒但隱匿不報等等。昨天晚上妹比很灰,稍不如意就哭,晚上也沒夜奶,今天早上一起床,發現妹比發燒的時候,心裡便隱隱有點不祥感覺~該不會中了吧?! 馬上決定不等到晚上了,先行就醫吧。
 
醫師先問妹比是否有咳嗽流鼻水症狀 (沒有),再問是否有嘔吐拉肚子症狀 (當然也沒有),再來ㄚ一下看嘴巴~~~很好~~(妹比雖然有哭,但可能因為發燒無力的關係,哭得並不太激烈) 醫師微笑的宣佈:「喔,是非常典型的腸病毒症狀喔!」果然就是一模一樣的,咽炎。
 
醫師並說喉嚨水泡明天應該會更多更痛,叫我們準備些布丁或冰淇淋餵食,如果小孩子還願意喝奶的話呢,就泡涼一點吧。因為腸病毒目前尚無藥物可治療,所以只能備著退燒藥,然後,要注意病毒有沒有侵犯到腦部和心臟,所以要小心是否有嗜睡和呼吸急促的症狀,再來,就是只能等待身體的免疫力自己發揮作用了。
 
 
下午又以稀釋的漂白水拖了一次地,感覺好像才拖過沒多久啊? 唉,這輩子真的還沒有這麼愛乾淨過。


【爸媽碎碎唸】
 
1. 厚,為什麼,為什麼每個禮拜都要被雷劈中啊!!
我家真的超愛趕流行的,不管流行什麼,我們就一定非跟著中不可,唉~
 
2. 寬比回家後,我看到老師在聯絡簿上寫著:『阿寬今天一到學校就說,換我妹妹生病了,爸爸在家照顧他。』喂,孩子,是媽媽好嗎? 要報馬老師就算了,總得報些正確的吧?


【後記】

妹比昨天在家跟我耗了一天,都很虛弱無力貌,不願喝奶,對布丁蓮霧
興趣全無中午醒來吃了一點兒杯子蛋糕,就又睡了。

四點多起床後也還是病厭厭的,不過還記得自己拿來小外套和鞋子要我帶他出門散步,真是...走沒幾步還不到巷口就累了,要我抱他。在和鄰居太太聊天時,恰好爸爸帶哥哥回來了──妹比就變得很開心,會跟爸爸玩遊戲呢...呿,跟娘都沒得好玩就是了喔?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