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日下午,我們到兇兇阿姨家去玩,順便去拿過年的時候,託阿姨由娘家載回來的一些妹比還能穿的姊姊的舊衣服。
寬比在那兒踢球丟大骰子玩得不亦樂乎,妹比則是推著小椅子快速的走路也不亦樂乎 (有幾次推太快還整個的趴在地上,但還是樂此不疲啊)。後來老林想去看他想買的新手機出門了,我就趁機叫寬比休息一下。

射手座的這小子真的活力充沛,絲毫不想休息,一直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我要休息到什麼時候?』『誰要陪我玩呢?』
我只好一直說『爸爸看完手機就回來了』『休息到爸爸要回來的時候』『爸爸回來了就陪你玩啦』(打太極咩,哈哈)

他坐了一會兒,突然說:「媽媽,我好想吐。」我趕快帶著他到廁所去,他哇拉哇拉連吐了三次,吐得還真不少,我看早午餐吃的東西應該都吐出來了吧。(還好他會開口講了,不然的話,鐵定被兇兇阿姨罵到臭頭)

我想說這孩子不曉得怎麼了,難道是運動過度才吐?但他平時動得滿身大汗也沒有這樣啊。

我倒了杯溫水給他喝,以為他會十分的不舒服呢,沒想到竟然還是:『爸爸怎麼這麼久,那你可以陪我玩球嗎?』『媽媽,我還能玩什麼呢?』…(到底是裝哪一種電池啊?怎麼都不會累啊?)

好不容易挨到老林終於從通訊行回來了,沒想到買手機的人多到老闆都沒空招呼呢,所以他們待了很久;兇兇阿姨還順道帶回一些雞塊,但寬比只吃了二根薯條而已就說吃不下了。咦?彼時我開始覺得,寬比是否生病了呢?不過他雖然吃的少,但還是一直要老林陪著丟球和玩球的,完全看不出有一丁點兒的不舒服。

 

等到回到台北,全家都梳洗完畢準備睡覺時,寬比才有點兒難受的說他『肚子好脹,沒辦法睡覺。』(但他只有喝一小瓶羊奶而已,而且東西都吐完了,不曉得為什麼還會很脹?) 我問他要不要吃一點藥或是塗脹氣膏什麼的,他都不肯,只好幫他把枕頭墊高一點,然後他翻來翻去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睡了。

星期一早上起床,他的一小瓶羊奶只喝了約50 cc而已就說喝不下了,這是從來都沒有的狀況哩,所以我和老林商量了一下,覺得還是幫他掛個號,晚上帶他去看醫生比較妥當。

下午去接他,看到他已經換了一條新褲子。呃?怎麼了?老師跟我解釋說,他上廁所不小心弄髒了褲子所以換掉了。

我向老師提起他昨天嘔吐的事,老師說因為他上完廁所沖掉了後才說弄髒了褲子,所以她不曉得是否有腹瀉,不過老師說他上廁所上了二次哩。

此時寬比拿出他本來穿的褲子給我看 (我告訴他我知道了不必一定要給我看,但他還是堅持要拿出來),還不計形象的在家長接送區學牛仔大甩褲子 (阻止也沒用,厚,真不好意思,那可是他沾到屎尿後清洗的褲子耶)…我超驚訝的,因為平時在老師面前他絕對不敢這麼耍寶的,講話小聲到像蚊子叫,還會一直躲在我後面不敢跟老師見面,看到我跟老師好像在講話,就躲到很遠的地方怕聽到是在講他…今天是怎麼啦?搞到連另一個老師都說:「ㄟ?阿寬你怎麼啦?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耶~」

我想他應該是有拉肚子吧,不然以他平時的狀況,不太可能上廁所就弄髒褲子的,應該是拉肚子太趕了來不及脫才會這樣子的吧?問了他後,他的答案是:「啊我就尿尿啊,然後,雞雞的地方就有便便流出來,阿褲子就髒了。」(厚,最好是那裡會有便便流出來啦!我的解讀是:他想尿尿的時候可能也忍不住的『剉賽』了,所以流到前面了吧。當娘的真不簡單,還要發揮想像力猜測案發狀況哩)

回家後趕著清洗他的衣物,順便也清洗妹比週末時因為太通暢便太多溢出尿布後弄髒的衣服 (泣…明明星期六才洗了一大堆衣服的說,怎麼會好像天天都在洗衣服)。

晚上去看醫生,醫生說是『腸胃型感冒』,只能吃白稀飯,配菜是鹽巴或海苔醬…喔喔,這麼清淡? 只好快十點了,還在那裡煮稀飯,又去買了一罐海苔醬來拌著給寬吃。

今天早上趕著起床上班,突然想起應該煮稀飯給這個無法進食其他東西的小朋友吃。快速的弄好一切放到瓦斯爐上後,趕去刷牙洗臉,還在想著應該洗完臉後就好了吧…老林來通報,說鍋子燒焦了!! 

唉~昨晚我用了個小鍋子煮了很久,稀飯還是有點兒硬,今天就想說換個大一點兒的鍋子再開強火,應該可以快一點吧?! 快是快啦,快到鍋子都焦了! 真真是欲速則不達阿!!

最後拿出妹比的牙餅數包給他帶去學校吃了,我想應該還可以吧?! (他搞不好蠻開心的,平時爸媽千方百計阻止他吃牙餅,現在竟然大方的給他好幾包) 希望寬比感冒趕快好,為娘的不想再煮稀飯了,並且實在不想天天洗衣服呀。


【碎碎唸】

1. 寬比整天在幼稚園就只有吃白稀飯或是拌了海苔醬的稀飯,連老師都覺得很可憐,來問能不能吃白土司哩。我們也有問醫生阿,可惜醫生說那是麵粉不行的。

2. 寬比這二天還吵著要吃甜甜圈,真是...還好溝通後他能接受,還是等肚子狀況好一點兒再吃吧孩子。

3. 很怕妹比也跟著這樣,密切注意隔離兄妹中。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