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終於帶寬比去檢查了眼睛。
 
檢查眼睛對寬比來說應該是不陌生的,他可是從小 (雖然現在也還很小) 就身經百戰的呢。因為他是早產兒,又很小隻 (1700 ),剛出生的時候就有點兒視網膜剝離,當時醫生是說,新生兒會慢慢自行修復的,不用太擔心,不過由於是早產兒又住保溫箱,很怕眼睛有病變,所以重點是一定要定期的追蹤。
 
當初我聽到的時候,還曾經在新生兒加護病房大哭,護士還因此責怪我坐月子怎麼可以亂哭很傷目力。但想到他剛生出來眼睛就有問題,即便是醫生說自己會慢慢好,但為娘的還是很自責啊,萬一沒有好有問題怎麼辦? 他才這麼小...為什麼媽媽沒有辦法讓他健健康康的到來呢?
 
從他還待在保溫箱的時候,就固定每幾天檢查一次眼睛 (據醫生說是,若有病變的話,進程會很快速的,所以不能輕忽),回家後則是本來一週檢查一次,到後來二週一次,確定比較沒問題後就一個月一次,後來二個月一次,一直持續到快一歲。
 
為此我們頻繁進出醫院,在SARS期間,還遇到規定每個進去醫院的人都必須戴口罩 (有人在門口一個一個發),連不到一歲的他也不能例外──我只好把口罩罩在他吃的奶嘴外頭,不然不曉得該怎麼戴才好。也曾經遇到一個榮民老伯伯,很好心的跟我說:「小姐呀,這麼小的娃娃不要帶來醫院比較好喔~」我只好無奈的跟他解釋:「可是是他要看醫生耶~」....唉,可以的話我也不想來啊。
 
那時候的檢查是很恐怖的,點完散瞳後,醫師會拿一個造型簡陋類似夾子的工具,把他的上下眼皮全部撐開,這時候整個眼睛包括眼白部分都會裸露出來,連在旁邊看的我都覺得很是驚心動魄,不用說,寬比當然也是哭鬧不休,每次都得用包巾把他整個包住再用力按著才行。雖然說只有幾個月的寬比當時什麼也不懂,但不曉得是不是身體還有記憶呢,他一直都對點眼藥水十分的抗拒。
 
後來之所以沒有再去定期檢查,是因為寬比本來的醫生調到別處去了,他被轉診給另一個女醫師。我們並不排斥給女醫師看診,還暗自想說女醫師應該動作比較輕柔寬比比較不痛吧? 結果並不是,她的動作比前一個高頭大馬的男醫師還要粗魯許多,而且,看完之後她還很不客氣的丟下一句:「阿又沒有怎麼樣,你們現在是要看什麼?」(XXX,是醫生叫我們來定期追蹤的好嗎? 哼,如果是現在的我非去投訴不可) 所以從此以後我們就不再去了。
 
雖然不去醫院了,但我們也是有持續在注意寬的視力,不過他看起來似乎沒問題,所以也就沒有想到要再去檢查。直到去年年底遇到一件事 (有空再來寫),也曾經想帶他去檢查眼睛,但後來也就淡忘了,一直到前一陣子看了sue帶睿睿去檢查眼睛的視力追蹤一文後,又喚醒我對檢查眼睛這件事的記憶,心想不能再拖了,得好好把握黃金矯正時期,趕快再去檢查一下才行。
 
好不容易等到他腸病毒終於痊癒,前一陣子卻又突然下起連綿的春雨來。礙於我家附近這個眼科停車不易,下雨騎摩托車又很不方便,所以有拖了一小段時間...終於最近天氣比較好了,跟老林講了,趕快帶他去看一下吧。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