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工作的空檔,老林配合請了二天假,全家回去了高雄一趟。

此次純為探親之行,一方面是看看我六十幾歲還逞能騎破腳踏車摔車跌成超腫熊貓眼的媽媽,另一方面則是慰問一下被酒駕人士撞到車後保險桿的爸爸。(老天保佑,雖有小恙,還好他們二老還算平安無事)

本來小人已經預約好上週六要回診的,但因為兩小隻只剩很輕微的咳嗽,看起來恢復的還不錯,想說南部天氣比較晴朗不濕冷,應該無啥大礙吧? 所以我把預約時間延到這星期一,預備回台北後再回診就好。

果然高雄天氣晴朗,暖呼呼的陽光,雖覺得有點熱,心情卻很好!!

家附近的假樹樹影,我覺得很漂亮呢~
樹影.jpg

 

無奈人算不如天算,心情好身體卻不好星期六晚上,寬比就開始咳到無法入眠,到星期日凌晨快二點,他終於睡著了。

凌晨四點,他又開始「咻咻」喘起來我抱著他坐在客廳裡喝溫開水,折騰了好一陣子,看到一點點天光之後,終於忍不住聯絡在A醫院當實習醫師的老四小叔,想詢問他的意見,結果他沒接電話。(真不好意思,其實也才不過清晨5點多)

後來寬比好一點,慢慢的又昏睡了,但八點多起床後,還是一直咳嗽。

九點多,小叔終於打電話來 (因為手機剛好轉成震動所以之前沒接到),簡單的詢問一下狀況後,建議我們還是應該去看一下醫生比較好。

我個人一向認為急診室的醫師是專門做緊急處理的,就是那種被砍到撞到打到頭破血流之類的外傷非趕快處理不可的才去,其他病症的話,除非緊急狀況,否則還是等到門診時間再看專科醫師比較妥當。但因為是星期日,一般診所都不營業,所以只好去掛急診。

A醫院的路上,老四電話又來了,他說他問到比較好的那位醫師已經下診了,現在當班的恰好是他認為不優的醫師,他建議不要看 (),要我們接了他一起去B醫院。

路上老四也說,以A醫院的急診一般處理流程,會要寬待在急診處打點滴,時間約是6-8小時 (驚驚驚,那整個星期日不就都要待在醫院? 確認點滴只是打葡萄糖而不是非必要的針劑後,我們當然是大搖其頭說No)

此時寬已經在車上吐了一次,到B醫院後又吐了一次。

老林跟醫師講述病情後,老四又補充了一些資訊 (老四說,他覺得老林都沒講到醫師診斷要的重點但是誰知道醫生要的重點是什麼啊? )。B醫院的小兒急診醫師本來也說要打點滴,後來就和老四二人針對病情聊了起來,最後幫寬比打了一針止吐針 (怕他連藥都吐出來根本無法吸收),待了二十幾分鐘看狀況後,醫師同意不要打點滴只要領藥,建議回台北還是要回原診評估後,讓他們離開了。(這個時間我在幹嘛? 我抱著本來在睡覺的妹比在車上等~ )


回家路上我覺得寬真的有比較好了,為什麼呢? 因為他本來都病懨懨的一聲不吭,此時又開始嘰哩咕嚕的講話了。我問他針打在哪兒呢? 他神秘兮兮的要我絕不能告訴別人,也不能被妹妹偷聽到,因為是打在屁股

小叔說我們運氣不錯,在B醫院的這個小兒急診醫師是個好醫師。我們心懷感謝,但也衷心希望,不需要再靠著運氣去急診室了。


時間記錄: 2008.11.20


 【碎碎唸】

1.  小叔輪值小兒急診時,有次打電話來詢問我們,是不是那種『小孩半夜一發燒就往急診室送』的家長?  他說他幾乎整夜沒睡,就是因為當天夜裡全部都是這樣子的家長和小孩,塞爆整個急診室。他說可以瞭解家長的心憂如焚,但在急診能做的處置與在家裡仍是一樣的,就是38度多給退燒藥,超過39度則給塞劑,然後只能等降溫而已所以,建議平時看診吃不完的退燒藥保留起來,小孩如果半夜發燒,但白天精神活力都還ok的話,還是先吃藥降溫,等早上再去看平時常看的醫師就好,省得大人小孩都得折騰一番。

2. 我對急診室的不信任源自大學時期,我的麻吉同學因為摔車額頭擦了個不小的洞,好了之後頭上的腫包一直沒消掉,被我們不斷取笑說他其實是個惡魔,因為看起來像頭上長了個小角。他實在無法瞭解為什麼,終於某日心一狠,自己用小刀劃破額頭,沒想到,竟然自原傷口處挑出一顆約有小指頭般大的石頭!!! 天哪~ 嚇得我們目瞪口呆─ 自此後我真的對急診室信心全失耶

    文章標籤

    急診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