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爸爸H,某日有個朋友告訴他,說他五歲的兒子看人時,有個角度眼睛好像會斜斜的,建議他們帶去檢查一下,看孩子是否有斜視。
 
H於是找了個有空的時間,帶著孩子去看眼睛了。看了一間眼科後,不死心的又去看了另一間,結果二間診所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H不能相信的原因是,二間診所都說,小孩子的一隻眼睛,已經完全沒有視力了,換句話說,已經瞎了。
 
H和太太二個人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忍不住抱頭痛哭,因為家裡來來去去的人這麼多 (阿公阿嬤叔叔姑姑等等),連他們自己,竟然都沒有人注意到,其實孩子的一隻眼睛根本看不見。這時候他們才想起,為什麼孩子晚上走路常常跌倒,為什麼孩子坐在車裡會抱怨看不清楚,種種的模糊在一瞬間突然都有了很清晰的解答,原來孩子一隻眼睛根本看不見,而孩子自己也不知道。
 
轉診到南部某醫學中心的眼科之後,主任清楚的告知,孩子一隻眼睛的視網膜已經完全剝離,需要動手術修復以免阻礙後續的神經發育與生長,但是很抱歉,這個困難複雜的手術他們不做 (醫學中心擁有龐大的醫學資源,那又怎樣? 他擺明了就是不做,你也不能說什麼)。主任寫了一份醫師名單,建議H另請高明。
 
H原本想找名單上另一個南部的醫師,不過已錯過當週那位醫師的診察時間,夫婦二個沒有任何遲疑,帶著孩子坐了高鐵,馬上去找名單上另一個北部醫院的醫師。
 
這位醫師門診時間不多,而且還要先抽號碼牌才行,H託朋友來掛號,但因為事先並不知道有這流程,只抽到六十幾號,看到的時候天可能都黑了。朋友急了,在醫院大廳等著,但也是一籌莫展,不知怎麼的跟醫院的警衛攀談了起來,然後聊到孩子的這個情況。警衛聽著聽著,默默的從口袋掏出自己幫朋友代抽的號碼牌,2號,遞給了這位朋友作交換。
 
醫師檢查後發現,原來孩子的眼睛後面長了個先天的血管瘤,才會導致視網膜剝離,但實際發生時間在什麼時候,由於孩子自己也說不明白,所以已經不可追溯;同時,因為剝離已久,所以即便手術使其黏合,視力仍然再也不能恢復。
 
不過,由於孩子年紀還小尚在發育,因此,若不進行手術,唯恐日後神經血管只發育正常的那一眼,另一眼沒有發育的結果,是孩子的臉將整個變形,所以還是需要儘快動手術將視網膜黏回去。而值得慶幸的是,後端的神經什麼的都尚未受損,儘快手術的話,對孩子顏面發展的影響將不會太大。然後,待視網膜這部分的手術完成之後,再來評估血管瘤的狀況以及該如何處理。
 
這位醫師優先為孩子安排手術的時間,而手術也一切順利,父母親總算落下心中一塊大石,雖然沒辦法挽救孩子的視力,至少該努力的部分,他們都盡力的做了。
 
如果是我的孩子,如果是我的孩子呢…我簡直不敢想。
 
孩子,上帝為你關了一扇門,必定會為你開另一扇窗,祝福你,也祝福這對堅強的父母。
 
 
【爸媽碎碎唸】
 
1. 這是個令人驚訝遺憾的真人真事。
H是我大學的學弟,偶然碰到他的那一天,他旁邊跟著的就是吊著點滴眼睛矇著紗布的孩子。H說,已經不難過了,知道孩子確定一隻眼睛看不見的那時候真的很痛苦,現在已經好多了。而孩子呢? 其實孩子看不見已經很久,早就習慣了,還是一樣的嬉鬧愛玩,反而因為要手術住院什麼的覺得很麻煩。
 
2. 當初就是遇到H,當下馬上決定該帶寬比去看眼睛,雖然早就知道寬比不是那樣,回家還是矇住他各一邊眼睛連問了好幾次看不看得見...後來一忙起來又耽擱了一陣子,直到看到sue的文章才又付諸行動。
 
3. 本來預定10日複診,無奈那星期寬比肺炎,又拖了近一星期。恰好寬比學校在520也排有健康檢查,有請老師特別注意一下視力的部分,老師回覆也說好像是有問題,因為他的檢查時間比較久 (通常醫師會反覆檢查確認是不是真的看不清楚),所以還是覺得應該當機立斷趕快去看眼睛。
 
所以就趕快去看了,確定寬比是弱視沒錯,還好還算輕微,醫師說,把握黃金矯正時期,配戴眼鏡增強對視神經的刺激,三個月後應可恢復視力。

戴眼鏡下暗棋的小人,眼鏡是他自己選的。
 

4. 寬比說班上也有二位同學戴眼鏡,所以他也沒有很排斥,還好。他當初在保姆家的麻吉好友也有帶矯正眼鏡 (他更猛,是個27週誕生的早產兒寶寶),看到寬也戴眼鏡,還很高興的說他們是『雙胞胎』哩,呿。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