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故事屋幾次,在玩玩具的時候,總會有機會跟別的孩子玩在一起。

我喜歡看孩子們的互動,那真是人間最可愛的景象之一;但孩子們相處的時候,免不了也會有些爭執。

一起玩.jpg


某一次寬比在畫板上寫字給我和爸爸,我看了非常開心。他雖然因為看棒球比賽的關係認識了很多國字,但是他很不會注音拼音,在家也從來沒寫過。而這一天,他自己寫出來拼音耶!


可是這幾個簡單的字,卻是他寫到第三遍以後,比爸才有機會把它拍下來。

DSCF5588.JPG


為什麼?因為有一個小朋友,總在他寫好很高興的展示給我看的時候,上去把它擦掉。寬跟小男孩講:「你為什麼要擦掉我的! 你去別地方畫啊!!」寬也回頭跟我抱怨「媽媽他一直擦掉我寫的!」但我只叫他換地方再寫便是。


小男孩不知道為何十分執著。他寫,他擦;他又寫,他又擦;他再寫....小男孩都沒答腔,還是繼續要擦。他父親在旁邊向我表達歉意,唸了小朋友一下但看起來無效,後來就把小男孩帶走了。

畫恐龍.JPG


畫板有兩面牆大,夠好幾個小朋友畫都綽綽有餘了,而當時只有他和寬二個人。這個小朋友是為了什麼,偏偏只要擦掉別人寫的字呢?我不是很明白,是想一起玩嗎?如果小男孩的爸爸沒把他帶走,我就要想辦法把寬帶走了。


另有一次,妹比在遊戲區玩立體積木,旁邊有兩個小男孩(A和B)在玩一個小餐車。兩個小孩都要拿小鍋子還是什麼的,所以有些肢體動作,我因而一直聽到A的姑姑頗大聲的一直在叮嚀A說:「XX不要搶,XX你要懂得分享~」(因為全部在那裡玩的,就只有A、B和妹比3個小朋友,又很安靜,所以也不可能沒聽到)

DSCF2069.JPG


妹比玩了一會兒積木,也想去玩餐車,但恰北北的小妞在外面怯生生的,不敢自己過去。我跟她說要先把積木收好再去問哥哥,她同意了,一邊開始動手收積木,一邊已經蠢蠢欲動。


就在這一剎那間,原本坐在我旁邊的B媽媽,突然衝上前去用力打了A一下,大吼說:「你太過份了喔! 差不多一點好不好! 剛剛已經一次了,差點打到他的眼睛,那很危險你不知道嗎?」


我嚇了一跳,妹比也驚嚇的回望著我。


A姑姑馬上上前:「太太對不起,但是小孩子搶東西打來打去是常有的事,你也不必動手打人啊!」 B媽媽仍舊很大聲的在嚷著「太過份了! 打到眼睛怎麼辦...」A姑姑於是帶著A走了。


我再看向比爸,比爸只對我聳聳肩。(我心中os: 還好我們剛才沒有一起去玩餐車,不然豈不是剛好被掃到...)

孩子看到媽媽出手打人,還有辦法教他以後遇到事情不能動手嗎?


後來爸爸帶妹比去小小故事屋聽故事了,出來後說,B媽媽也帶B去聽了那一場。比爸說這個小朋友就是事事爭先,沒有輪流玩的概念,當故事姊姊要大家輪流去翻故事書的時候,B每一頁都搶先要翻,根本不讓別人。中間有一段是大家玩丟球的,B媽媽還指著妹比跟B說:「你要學學那個小朋友,你看她丟球丟得很標準!」二歲半的孩子,怎樣丟球叫做標準?然後,這也有標準嗎?


我一直覺得,媽媽,應該是最瞭解孩子的個性的,所以孩子適合怎樣的教養方式,母親最明白。

我們常常在想著要怎樣教導孩子,但父母的言教身教,其實是孩子最常接觸也是最直接耳濡目染的,家庭教育怎麼樣都重於學校教育啊!


所以,就像bubu說的,如果我們期待一個好孩子,就應該自己先做個好大人

 

 

    全站熱搜

    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